中国山东网首页  登录  新闻热线:0531-85876666 在线留言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给一个雨量站观测员写的悼词

2017/7/13 16:26:25   来源:中国山东网

  你走了,带着深深的遗憾;你走了,带着对雨量测报工作无限的眷恋。几十年里,无论是大雪纷飞的严冬,还是暴风骤雨的炎夏,你观测,记录,发报;然而,现在这一些却全部丢下了,你是多么的难以割舍啊。

  遥想六十年代初期,你正值青春年华,徒骇河畔四河头站,绿柳红房,清水白鱼,跨河的缆绳系一条测流的木船。这些,都给你留下了美好的回忆。1961年,你响应号召,退职回乡,娶妻生子,开始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漫长生涯。

  你没想到,1969年,水文站的同志找到了你,让你担任莘县雨量站的委托观测员。“行,没有说的!”你愉快地接受了。从此,日日、月月、年年,几十年如一日,无论你是担任村上的会计,还是信用社的信贷员,但雨量观测,你没有停止过一天。

  下雨了,下雪了,你观测记载发报完毕后,还主动地向村上、镇上的干部提供情况。“下透了,这回。不用浇了,快停机器吧!”当天上彤云密布,寒潮来袭的前夜,你劝村上的人:“快收了白菜吧,别让大雪捂在地里!”渐渐地,人们把你当成了义务水文气象咨询员。见了你常常询问:“老郭,快下雨了吧?”“大叔,冬天有雪吗?”你听了,脸上笑眯眯的,感觉大家都信任你,依靠你,内心感到无限的欣慰。每年的春节前,你从聊城领回奖状后,挨着上一年的那一张,平平正正地贴在堂屋北墙上。几十张奖状色泽各异,映照得全屋光辉灿烂,你端坐其下,脸上有幸福的神采,对后辈们说:“这些奖状,是拿多少钱也买不来的!”子女们听了,打心眼里佩服。有一年夏天,降雨极为频繁,观测工作十分繁忙,经常一身水一身泥的,你妻子第一次忍不住问你:“一月给咱多少钱啊?”你听了,不假思索地回答,说出高出实际津贴数目的两倍还多。为了心爱的工作,你竟对贤惠的妻子说了谎话。村里镇里,也常有人问你,你总是说:“不少!咱知足。”这一点,还是在你去世之后,聊城市水文局的同志印证出来的。每个月的3号之前,你总是自己掏腰包买车票,把整理的准确无误的资料送到水文局测验科。邮寄,可以报销邮票,可你不放心,怕丢失了。你说一个月不见领导和同事们,心里想的慌,见见,谈谈,有问题随便就请教了。临走,把津贴费领到手里——这也是你的谎言长久没有被家里人知道的原因。1995年,你被省水文总站授予二十年以上优秀雨量站观测员荣誉称号,颁发奖金200元。当测验科的同志们登门送达时,你再三推辞说:“不要!不要!”最后,让得实在没法了,才双手接了过来。你把几位同事强留下来,让妻子沽酒炒菜,与几位老伙计把酒畅饮,畅谈几十年来雨情测报的甘苦、趣闻。你说:“晚上下雨发报,走那么四、五里路倒没啥,摔倒了,爬起来就是了,衣服上的泥有老婆子给洗掉。只是这几年眼神不太好了,眼镜一刻也不能离。有一天晚上发报回来,我嫌眼镜压得鼻梁疼,摘下了,可立即发现前面不远处有一条黑狗躺在路边,我拾起一块砖头投了过去,发出了当的一声响。疑惑着这狗怎么不叫唤呢,戴上眼镜走近了,才看清了是一截榆树身子!”

  几位听了,都哈哈大笑。你的妻子也笑了,说:“俺老郭就是迷量雨。”你听了,深情地说:“几十年了,你也帮了我不少忙哩!”

  六十不到身强力壮的你,干着心爱的工作,跑邮局、跑聊城、跑乡镇,忙忙活活,对你来说,既是奉献,又是一个极大的娱乐。对这一点你也是颇感自豪的。经常对人说,咱干到七十岁,也不会有多大的问题。可是,1996年12月22日这天,祸从天降,一辆摩托车把你撞倒。伤势十分严重,右腿骨断成了三截,腿骨断成了两截,被送往医院抢救。在生命最后的九天里,你忍着剧烈的疼痛,念念不忘的不是交待你的家事,而是雨情雪情的测报工作。这一天的晚上七点多钟,墙头上凝结了一层白霜,灯光一照,白花花的耀眼。你躺在病床上,隔着玻璃看见了,说:“哟,下雪了,秀全,快回家量雪去。”你妻子听了,说:“哪里,那是下的霜。”你听了不信,仍然指使儿子赶快回家。儿子也说是霜,你急了,说:“拿鞋来,我自己回家!” 但抬了抬双腿,根本动弹不动——双腿肿的象腰一样粗。你的妻子流泪了,哽咽说:“你的腿……”为了让你放心,你的儿子跑到外边从墙上捏了一撮白霜来,你戴上眼镜细看了半天,才放心地渐渐入眠。在医院住到12月31日,你想到第二天是1月1号,要发旬、月雨量电报。你让孩子回家去拿发报本子。平时,雨量观测上的事情你一般不让子女们插手,因此他们对于此道并不很熟悉。第一次,女儿只拿了个记载簿来,你气得哼了一声;第二次,儿子拿了个单据本来,,你见了说了句粗话;第三次,女婿才把发报本子拿来。随即,你让儿子草拟电文,儿子费了半天劲才拟完,念给你听,你说错了。儿子又拟,你听了也说不对。你说还是我来吧。这是,你的体质已经很虚弱,半躺在被子上,蜡黄的脸上虚汗淋漓,握笔的手颤抖得很厉害;守护在病床的子女们的抽泣声也增添了你难言的悲伤,你的神志已经不那么清醒了,手不听使唤,铅笔在纸上划了好几划,站号的第一个“3”字才写成形。妻子给你擦了擦汗,用温水湿了毛巾敷在你的前额,五六分钟的时间过去,才稍微好些。你凝神想了片刻,一气把电文拟出:“37505,01080,X0016,X0018”。最后一个“8”字刚刚写完,铅笔便从你的手中滑落,立即昏迷了过去……经过抢救,无效,你撒手西归,病房里亲人的哭声再也听不见了。

  你走了,你真的永远地走了。

  前几天,我们去你家探望慰问,远远看见门框上原来的对联“雨情雪情情寄水文,电话电报报至北京”的红色对联已被白联覆盖;而门心的“准确及时报出水情,认真做好水文工作”又被两个“哀”字遮住了少半,心中便有说不出的悲伤。但是,当我看到你的儿子秀全虚心地向水文局的同志请教观测发报上的问题时,终于明白了:几十年来你对雨量测报工作一以贯之的虔诚爱心,是你长期以来做出优异成绩的主要原因。而这爱心现在又体现在了你的子女身上。你的精神得到了继承和发扬。对此,你在九泉之下也应该感到欣慰了

  安息吧,郭宝寅同志! (武俊岭)

作者:武俊岭     编辑:王翼莉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

1、凡本网专稿均属于中国山东网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中国山东网的作者姓名。

2、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山东网)”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核实确认后尽快处理。

3、因使用中国山东网而导致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等,中国山东网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4、一切网民在进入中国山东网主页及各层页面时视为已经仔细阅读过《网站声明》并完全同意。

友情链接

主管:山东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国新办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371201200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号:鲁B2-20090023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鲁)字第161号

短消息类服务接入代码使用许可证号:鲁号[2009]00010-B01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510518 鲁ICP备10003652号 鲁公网安备 37010202000536号

Copyright (C) 1996-2016 sdchina.com